项目类型

当前位置 : > 彭氏新闻 > 宗氏动态

“特等功臣”彭富礼:一人打退一个旅8次进攻;3次受到主席接见
  • 1000.jpg

    1951年4月的朝鲜战场上,战争形势及其复杂,此时第四次战役已经接近尾声,但不甘心失败的美军还在不断地向朝鲜增兵,新编成的美第16军、在日训练的南韩3个师都在向朝鲜运送,空军战机增加到了1700多架(包括海军航空兵300多架)、海军舰船也增至300多艘;“联合国军”在韩总兵力达34万余人,总司令麦克阿瑟因也因为与总统杜鲁门的分歧被撤职,换上了战术多变且颇具进攻性的美第8集团军司令马克·B·李奇微,准备再次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而中朝军队虽在第四次战役中赢得了时间,志愿军3个兵团(第3、9、19兵团)兵力也在“三八线”以北地区重新集结,再加上朝鲜人民军的3个军团,总兵力达60余万人;但新入朝的志愿军第3、19兵团对战场情况极为不熟悉,加上敌机轰炸,后勤全无保障,物资供应极其困难。

    为了粉碎“联合国军”从中朝军队侧后登陆的计划,争取战场主动权,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还是决定率先发起反击。

    1951年4月22日黄昏,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开始,志愿军采取“正面突击,两翼迂回,分割围歼”的战略,率先在西线以3个兵团10军的强大兵力在朝鲜人民军的配合下向美军发起了进攻。

    而3月份新入朝的第3兵团(副司令王近山指挥)恰好是担任正面突击的那个兵团,其中60军(军长韦杰)的任务是作为兵团第一梯队,突破“联合国军”防线,并协助友军歼敌。

    而早在4月中旬,“联合国军”新上任的总司令李奇微就判断出了中朝军队即将发动大规模进攻,因此在铁原、金化、金城地区一直保持着强大的进攻(其它地区转入防御);因此4月12日,60军181师从26军手中接过铁原西南的防御阵地后,就完全有着打一场阵地防御战的心理准备。

    果然4月20日,“联合国军”土耳其旅在8架战机、10多辆坦克的掩护下,以一个连的兵力率先向181师541团1营防守的高台山阵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连续2天高台山阵地炮火连天,喊杀声不断,土耳其旅的进攻都被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们打退了,但1营自身也伤亡惨重。

    为了减少伤亡,后便续进行反击,志愿军指战员们连夜总结经验,决定减少一线兵力,加强纵深防御,因此才有了本文的主角1营2连2班副班长彭富礼在高台山541.2高地阵地上的英勇战绩。

    彭富礼,这位17岁(1940年)就被国民党抓了壮丁的陕西紫阳少年,在1949年7月加入到了解放军队伍中,开始调转枪头打国民党,1951年3月他随60军入朝参战。

    时年28岁的彭富礼,21日当夜,就和他的两位战友李贵材和戴金华被派到了高台山的前沿541.2高地阵地隐蔽防守。

    22日上午9时,土耳其旅的进攻开始了,首先迎接541.2高地的是密集的炮轰,霎时间高地上浓烟滚滚、沙石乱飞,接着是8架敌机的俯冲轰炸,最后,土耳其旅的2个排才在10多架坦克的掩护下向541.2高地发起了冲锋。

    土耳其旅以为守在高地上的志愿军士兵早就在炮火的轰击下伤亡惨重,但他们没想到的是高地的正斜面根本没人,志愿军士兵是隐蔽在541.2高地的反斜面的,因此当他们接近志愿军阵地还有50米多米的时候,彭富礼3人迅速进入阵地,突然向敌军开始了猛烈的扫射,彭富礼一阵射击之后,将身边的20多颗手榴弹又一口气都扔了出去,接着端起冲锋枪又是一阵扫射;土耳其旅两个排的士兵被这突然的袭击打的有些懵,惊慌失措,扔下一地的尸体,四散而逃,退了回去。

    敌人退去后,聪明的彭富礼知道新一轮的轰炸又要开始了,因此他和2名战友再次进入了反斜面的隐蔽工事,等待敌人下次冲上来的时候,再次出击;就这样彭富礼3人一连打退了敌人的3次进攻,

    而他的2名战友李贵材和戴金华也身负重伤,阵地上只剩下彭富礼这一个战斗力了。

    孤身作战的彭富礼十分沉着,也许当时的他已经有了为国捐躯的念头,年对一个旅的敌人的轮番进攻,他丝毫不见慌乱;趁着敌人下一轮攻击的间隙,彭富礼将被尘土掩埋的100多颗手榴弹挖出来,用炒面带撕成的布条3、5个绑成一捆,再将3人手中的冲锋枪都压满了子弹。

    第四次炮击后,敌人的冲锋又开始了,

    十分冷静的彭富礼却发现这次敌人的枪声和喊杀声竟然从陡峭险峻的右侧传来的,这立刻引起了他的警觉,明明左侧平坦的多,更有利于向上冲锋,

    敌人竟然舍易而取难,选择了右侧,想要干什么?声东击西?

    于是他机敏的将所有武器都堆积在了左侧,然后在右侧一边射击一边观察着敌人的进攻态势。果然敌人虽然喊杀声震天,但进攻的势头明显不对,于是他迅速进入左侧阵地,发现敌人果然是声东击西,黑压压的一片,正在悄悄的往上爬,已经离阵地很近了,于是他拿起早已堆积在此的手榴弹,一捆接着一捆的扔了下去。

    敌人的第4次、第5次、第6次进攻都被彭富礼孤身打退了,但他自己也弹尽粮绝了;山上炮轰封锁,我军的弹药又送不上去,

    彭富礼决定从敌人的尸体上搞点,借着炮火轰炸的浓烟,他爬出了战壕,解下了好几具尸体上的弹夹皮带,

    又顺了几支卡宾枪,往回爬,突然他听到了身后有响动,回过头一看,一个刚醒过来的土耳其伤兵张牙舞爪的向他扑了过来,危机之下,他回手就是一刺,伤兵应声而倒。他十分淡定的拔出了刺刀在身上抹了血迹,接着爬了回去。

    下午17时,土耳其旅的新一轮进攻又开始了,这次敌人集中了一个营,近500人的兵力从左、中、右三面向541.2高地发起了冲锋;此时的彭富礼分身乏术,只得左、中、右三面轮换射击,同时他的弹药也即将用尽;在这危急时刻,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心想着阵地的安危,他一边射击,一边用步话机呼叫团部,让他们用炮火覆盖541.2高地。

    也许是上天也不想让这位孤胆英雄倒下,在敌人即将攻上高地的时刻,进攻队伍却被团炮兵覆盖了,与此同时,连、营的阵地上的轻重机枪也都开了火,密集的火力支援下,彭富礼再次守住了阵地。

    当晚,60军转入了战略进攻,第五次战役拉开了序幕。

    战后,彭富礼因在此战中八次打退土耳其旅,歼敌100多人的英勇表现,

    被志愿军领导机关评为了“特等功臣”,记特等功,

    他的2名战友李贵材和戴金华也因在此战中的英勇表现,被记一等功。

    朝鲜战争结束后,彭富礼随60军回国,先后3次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的接见。

    之后,彭富礼继续从军,先后随60军驻防安徽省安庆市、南京白水桥,江苏省无锡市;80年代,60军改编为武警部队,彭富礼亦在其中。

    80年代末,彭富礼离休至无锡清扬干休所。

    2006年5月30日,彭富礼,这位血战高台山,打退敌人8次进攻的“特等功臣”终于走完了他辉煌的一生,在无锡干休所逝世,享年83岁。


Copyright © 2011-2012 世彭总会 联系QQ:2498028108 联系人:永剑 E-mail:pyj@worldpeng.cn
彭氏交流群一: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二: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三: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一: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二: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三:世彭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