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类型

当前位置 : > 彭氏新闻 > 最新活动

彭咏梧:江姐的爱人
  •                               彭咏梧:江姐的爱人

    ebda0690e54f40478add6997a23841a3.jpeg

           江姐的爱人彭咏梧:六十年代寻找他的遗体时,人们发现了一条红蛇

           也许,我们对烈士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他们更好地缅怀,让他们世世代代永远地活在人们的心中。这是我们对烈士的尊敬、对烈士的补偿,是我们应该做的,也是我们必须做的。

          彭咏梧,1915年生于今重庆市云阳县,1945年在地下斗争中与江竹筠结为伴侣。1948年,在川东临时委员会委员兼下川东地委副书记任上战死,江竹筠接任其工作。原名彭庆邦,是小说《红岩》彭松涛的原型,江姐的爱人。

           彭咏梧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母亲寡妇拉娃娃很不容易,含辛茹苦、节衣缩食地将他送进家乡的小学读书,他很懂事,埋头苦读,成绩很好,乡亲们也都说他是个好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1.寻找党的组织

    1931年秋,彭咏梧16岁,考入云阳县城中学,在学校老师的影响下,开始接触、接受进步书籍和思想,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抵制日货,质问反动当局,没想到因此被学校开除。好好的一个孩子,不去上学怎么能行?母亲没有办法,去找外婆,外婆四处求人,学校才勉强同意让彭咏梧回校继续学习。但彭咏梧仍然不肯放弃追求进步之心,一方面向同学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另一方面积极寻找党组织。

    1937年秋,彭咏梧22岁,考入四川省立万县师范。其时,万县师范的进步氛围非常活跃,彭咏梧加入了“读书会”、“抗日后援会”等进步组织,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并于同年底,加入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38年10月,彭咏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真正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并先后担任了中共省立万县师范学校分支总支书记。

    1940年,国民党反动派掀起反共高潮,国民党反动派一时间在万县师范逮捕了很多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党组织决定彭咏梧离开万县师范回到云阳,任云阳中心县委书记兼云阳县委副书记,云阳小江区委书记,领导云(阳)、奉(节)巫(溪)、开(江)等地的工作。

    从此,在云阳、奉节和巫溪之间的路途上,总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时而将自己打扮成大商人,身着笔挺的西服;时而将自己化装成流浪汉、补鞋匠、穷酸的教书先生等,衣衫槛楼。这个人就是彭咏梧,穿梭于三地的乡村城镇,不断改名换姓,一方面努力营救同志,另一方面向当地群众宣传革命的道理,从不顾个人安危,也为日后他到川东搞武装斗争奠定了基础。

    2.假扮革命夫妻

    1941年,彭咏梧奉川东特委之命到达重庆,出任重庆市委委员,负责领导重庆沙磁区、新市区一带的工作。他以国民党托局产物保险处职员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1943年又与江竹筠假扮为夫妻,他俩建立的这个“小家庭”,随即成为重庆市委的秘密机关和地下党组织整风学习的指导中心。彭咏梧时常出入于各种社交场合,团结了工商界一大批进步人士,动员、教育和鼓励广大工商业者团结一致,反对四大家族,共同抗日。江竹筠是彭咏梧的助手,除了协助彭咏梧的工作,还负责处理党内事务和内外联络工作。在革命工作中建立的深厚友情一点点地开始积累,直到1945年经党组织批准两人正式结为夫妻。

    1946年3月,南方局决定建立新的重庆市委,彭咏梧任市委委员及宣传部长,领导重庆市的学生运动。4月,江竹筠在成都华西医院生下了儿子彭云,由于难产,再加上丈夫彭咏梧不在身边,江竹筠决定同时进行剖宫产和绝育手术。

    1947年1月,全国学生掀起了抗议美军强奸沈崇暴行的爱国运动,彭咏梧组织重庆地区学生积极响应抗暴运动,发动师生罢教、罢课,营救被捕人员,还成立党的外围组织“六·一社”,把运动中的积极分子组织起来继续坚持革命斗争。江竹筠一边带孩子一边工作,具体负责《挺进报》校对、整理、传送电讯稿和发行。《挺进报》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发行量就达到了1600份,引起了敌人的极大恐慌,而“江姐”这个亲切的称谓也在此时已被同志们叫得非常响亮。

    1947年10月,川东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彭咏梧任委员兼下川东工委副书记,负责下川东的武装斗争。11月下旬,彭咏梧和江姐离别只有1岁多的儿子彭云,双双离开重庆沿江东下,经万县到云阳汤溪,然后到达奉节青莲乡。奔腾不息的江水记住了两位革命者的身影,也记住了作为母亲的江姐对于儿子彭云的托付——临行前,江姐去信给彭咏梧的发妻谭正伦,请求谭正伦到重庆照顾年幼的彭云。接到信后,谭正伦赶到重庆抚养彭云,并在江姐不在彭云身边的日子里,同样以母亲的身份陪伴彭云长大成人。

    3.烈士身首异处

    彭咏梧到云阳后,迅速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发动群众,为武装斗争作准备,12月中旬在奉节县昙花乡成立了川东游击队奉(节)大(宁,即巫溪)巫(山)支队,出任政委,并决定于1948年1月8日在云阳云安盐场和巫溪大宁盐场举行起义,扩大武装,开辟奉、大、巫游击根据地。尽管由于消息走漏,被敌人察觉,但游击队仍然首战告捷,捣毁了附近两个乡公所,缴获机枪2挺、步枪40余支,手枪4支和物资若干,并在返回青莲乡时,将奉节保安队打得昏头转向、弃械而逃。

    看到游击队声威大振,国民党反动派立即调出正规部队前来围剿,企图在奉节青莲、昙花、公坪、大寨一带消灭游击队。面对敌众我寡的形势,彭咏梧等游击队领导人决定转移到外线作战。15日下午,当彭咏梧带领游击队向巫溪方向转移,由于道路不熟,被尾追而来的国民党部队581团包围。彭咏梧沉着应战,指挥游击队突围,但因敌我力量悬殊,于1月16日在巫溪安子山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

    彭咏梧牺牲后,敌人野蛮地砍下他的头,挂到奉节竹园坪场的城楼上示众,妄图吓倒革命力量。江姐强忍悲痛,毅然接替丈夫的工作。她对党组织说:“这条线的关系只有我熟悉,别人代替有困难,我应该在老彭倒下的地方继续战斗。”当地的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想要抢下彭咏梧的头颅,由于环境恶劣,均未取得成功。因此,也便有了后来根据小说《红岩》改编的电影《烈火中永生》的画面:雨雾蒙蒙的奉节城门楼上,挂着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而作为烈士的彭咏梧,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只能身首异处。

    4.战友苦苦寻觅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颁发彭咏梧烈士证书。1953年,彭咏梧的两位战友陈竹南和沈凯,成了巫溪县当地地方政府的领导,开始利用工作之余和冬闲时间寻找烈士遗骨。两位同志深入乡村,经过多地探访,终于得到了一条线索——彭咏梧牺牲后,头颅被挂在了竹园区附近一个镇子的中拱桥木栅门上,后来慢慢腐烂,掉进了水田坝。镇上一个叫陶世品的老人看到后,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在有天晚上,偷偷地将人头用簸箕装了起来,然后将它提到镇后的红沙梁上悄悄埋了。

    陈竹南和沈凯两位同志找来时,陶世品老人还健在,在他的指引下,陈竹南和沈凯很快就找到了彭咏梧的头骨,并为头骨做了专门的木箱,装好后将它安葬在牛场梁宝塔附近。

    然而,彭咏梧烈士的身体在哪里呢?陈竹南和沈凯并没有得到相关的线索,为此,他们将目光集中在了彭咏梧烈士的牺牲地鞍子山黑沟淌一带,并由此展开了5年时间的漫长寻找。1958年,陈竹南到鞍子山一带的双店乡检查工作,这里处于奉巫交界的地带。登上鞍子山,陈竹南又一次想到昔日的战友,十分感慨,随后他就近来到了山梁上的一户杨姓人家。没想到,杨姓老人正是当年悄悄掩埋彭咏梧等烈士遗体的人。

    因为当地封闭,杨姓老人最初不愿理睬陈竹南,陈竹南在主动和老人聊天、说话、拉家常的过程中,发现杨姓老人家的大门后还遗留有战争年代的枪眼,后墙上也有被枪扫射过的痕迹。军人出身的敏感,让陈竹南立刻意识到杨姓老人一定知道些什么,说不定与当年的那场战斗有关。就这样,陈竹南留下来主动与老人拉扯闲谈,最终使老人说出了当年的经历。

    原来,在当年的安子山战斗中,因为有叛徒告密,581团提前得知了游击队的转移路线和消息,在游击队到达安子山时,他们已经为游击队布下了一张大网,等游击队走近,突然开枪,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倒下了。在战斗中,彭咏梧身负重伤,为不让随身携带的同志们的组织关系和联络关系落入敌人之手,他迅速将其取出,吞进肚里,然后掩护其他游击队员迅速突围。

    枪声停后,躲藏的老人走出家门,看到国军将两具尸体摆放在一条沟沿上,很吓人地告诉老人和其他人,两具尸体是“共产党的头子”,不许他们为其收尸。国军不但砍去了尸体的头颅,还扒去了尸体的衣服,让尸体血淋淋地赤身裸体。国军走后的当夜,老人怎么也睡不着,觉得自己应该做件善事。于是,悄悄起床,抱了捆玉米秸秆,将尸体包裹起来,愉愉地埋了。因怕别人知道后找自己的麻烦,此后,老人一直不向别人说起此事,也不承认自己曾为“共产党的头子”收过尸。

    5.人民没有忘记

    在杨姓老人的带领下,陈竹南等人很快找到了当年掩埋烈士的地方。大家开始一点点地往下挖,但挖了一米多深之后,仍不见烈士的遗体。陈竹南问老人是不是记错了地方,老人回答很坚定,说是自己不会记错。大家再往下挖,忽然就看到了老人当年裹在烈士遗体上的玉米秸秆,不由兴奋了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们看到一条小红蛇,不紧不慢地从秸秆钻了出来,有人准备要打,但却被老人制止了,原因是按照当地人的说法,红蛇生存的地方一般埋有尸骨,而这也意味着吉祥。

    看着红蛇离去,大家揭开秸秆,看到了两具无头尸骨。一具略长,一具略短。大家齐动手,分别将两具尸骨一一捡起,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木箱里带回。然而,哪一具尸骨是彭咏梧的呢?陈竹南和沈凯等人经过充分的资料及论证工作,得出彭咏梧和一位叫刘景太的游击队员当年牺牲在了一起,而彭咏梧身材高大些,所以被确定骨骼会稍长点。几天后,人们将两位烈士的遗骨安葬在了今天重庆市奉节县北门坡。

    1961年《红岩》出版震撼了奉节人民,广大群众强烈要求瞻仰彭咏梧烈士。县委接受群众建议,将彭咏梧烈士身首迁葬一块,以慰烈士忠魂。1962年,彭咏梧烈士的身首合一,得以安息。随后,人们在北门坡仿照北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为英雄修建了纪念碑,并在碑上铭刻:“革命英雄永垂不朽”

    八十年代,县政府拨专款对烈士进行了修缮的扩建,在彭咏梧烈士墓前建造了半身铜像,还修建了瞻仰烈士陈列室,保存了彭咏梧烈士的一些遗物和知名人士的题词以及烈士照片等。2004年,因为国家修建三峡水电站,奉节县全城搬迁,这时,人们依然没有忘记彭咏梧烈士,于白帝城风景区鱼复浦宝塔坪中心地带,投入资金260万元,为彭咏梧烈士修建了占地约15亩“咏梧园”,带着烈士完成了搬迁。迁后至今,一直有人为彭咏梧烈士墓扫墓,并在烈士墓前重温党的誓词,向党宣誓。

    更令人欣慰的是,彭咏梧烈士当年读小学的“易氏族学”也被以彭咏梧小学命名,在以“红色立校,特色育人”为办学理念的同时,弘扬“自强、勇毅、进取、担当”的红岩精神内涵,始终如一地坚持开展“学红岩精神,做红岩传人”为主题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而在2011年4月,奉节县政府批准将彭咏梧烈士牺牲地安子村更名为咏梧村,精心着打造红色小镇的同时,也在努力追寻着先辈的红色记忆。

    英雄,没有被忘记!而我们要说的是:烈士总是壮心不已的,铭记英雄的土地,势必始终是英雄的。


Copyright © 2011-2012 世彭总会 联系QQ:2498028108 联系人:永剑 E-mail:pyj@worldpeng.cn
彭氏交流群一: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二: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三: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一: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二: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三:世彭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