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类型

当前位置 : > 世彭会刊

江南大地主“彭金娃娃”的故事
  •                                             前言
          土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和对象。常言道“官出于民,民出于土” !三峡腹地就有以土地为基本生存状态的农业大县,名云阳古称“云安”或“汤口”,县治位于汤溪河畔于长江的交汇处。商周时为梁州上庸古国,战国为巴楚之地。辖区幅员辽阔,山水相依,历史悠久,呈谷盆与山地过渡地理条件,气候为立体状态,潮湿温润,日照充足,雨量丰沛,水系密佈,全方位的生态条件非常适合于植物生长,故有着丰富的生态资源。这里新石器时代古先民们就进入了农耕文明的开垦,长江两岸皆稻谷飘香,与良渚文化为同一时期。它是见证长江孕育中华民族文明的母亲摇篮显性证据。先民们打渔牧猎栖江岸傍水而生存,率先进入农耕种植创造了灿烂的农耕文明。从上庸古国的女氏部落的神女氏熬石煮盐到稟君巴蛮的开凿井泉熬盐历时数千的文明进化。从古越族的涎族(居住巴阳峡等长江峡口)沿江捕渔到改身着羽皮黄草为丝麻为衣(居住在江南第二台阶)的賨族、以及能征善战板盾蛮(居住于彭溪河畔)的彭人到种稻谷于江岸的大地坪的盘龙人(本息于长江边第一、二级台阶)。他们是创造灿烂的中华民族文明的祖先之一,他们是农耕文化的一枝蔓,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在“多点起源,共同发展”特色中溶合于黄炎华夏的大家族中。是的!农耕文化曾带领中华民族的走过了数千年的历程。我们的基因、我们的饮食习惯、居室衣着、生活习性、信仰皆是农耕文明的体现,故农耕文化是我们黄炎子孙的根源!这里人杰地灵英雄辈出,故土地耕种技术以及风俗习惯的沿袭秉承灯灯相续代代相传,其土地润育的人物传奇故事口口相述。今天缅怀先民们可歌可泣的事迹可谓是泣鬼神惊天地,特拙文以纪,告之后来者。
                         

              江南大地主“彭金娃娃”的故事
      
             云阳故城民国有”南彭薛、北邬涂”之说。说的是清代移民后的宗族势力、田地众多、影响力大的“四大家族”。彭氏家族位列第一,大概是指其财富与田地而已。彭氏在云阳的起源与发达为六世孙四兄弟宗仁、宗义、宗礼、(宗信后回原籍)或祖江、祖淮、祖河。彭氏于清乾隆中叶从湖北黄石大冶迁来四川转辗落户于云阳里市后槽沟(原回龙乡李家坝)“落地生根,挽草为业”受雇于前朝的王氏地主垦耕,彭宗义在后槽沟帮王氏地主挑堰塘时偶遇一块大石板撬动后发觉藏匿有数罈瓦罐,里面装满白华华的银子,彭宗义不露声色的叫众人放工歇气,天晚后便偷偷的背回,铺满了整个床脚由此发财。后来人们便把后槽沟改名叫”金银坳“,并称此事为“煮精熬糖,不如挑堰塘”。彭宗义将飞来和财息拓展田产地课,高峰时有万多石租,后向李氏家族购得田地和买得数间茅草房,彭宗义与其孙在不远处修砌(始祖淮)历经三代人逐渐修砌了豪华宽大的1500平方十五个天井的座屋,人称”彭氏宗祠老屋“,其家族在云安盐城占得盐源两井,还在故城开商铺经营大宗商品盐、油和药铺。三兄弟十大孙系筹资后陆续在里市后槽沟,于道光25年至同治3年历时20年时间砌建了金壁辉煌画梁雕栋的彭氏宗祠,魁式建筑的碉楼风貌在全川独树一帜。同治3年时被雷击起火降低碉楼三层。彭运常(始祖河)则在小溪对岸修砌彭家四合(院)、彭选达(始祖江)另在一华里地的南边修砌石榴园、彭祖淮之孙彭宜辉在马轩占地两千多平方修砌了十四个天井的“挹芝轩“。其规模最大的彭氏“挹芝轩”俗名“一只靴”有“”四十八道 脚不干“”的天井,花草树木还是从千里之外迁来。醒目的是一棵数人合抱千年的黄角兰,至今犹在。庭院规格宏大,豪华精美蜀地绝无二至,大邑刘文彩之庄园只望其项背。十大孙系第八代后裔彭宜辉便是人称“彭金娃娃”和“辉老爷”。彭氏家族历代皆有朝庭命官多为武举,祠堂有石碑记载:“入国举者 举不胜举 先扬、先春、先达为武科举人,年九十有一卒”。
          人称“彭金娃娃“的“辉老爷”彭宜辉生平民国家谱记载:号韫玉,清花翎三品衔在任候选道特授湖南益阳县知县,生于同治九年庚午十一月十二日午时。他孩提时代随父亲彭先哲(诰封通议大夫、晋封资政大夫)入京师启蒙,在紫金城懵懂的他误闯皇宫被禁卫军拿下按大清律令是要杀头的,此事惊动了皇上,皇上怜其是小孩儿赦免于死罪,但又不能违背大清律令,便下喻旨让其父按小孩儿重量用黄金抵免。后被官吏戏为“彭金娃娃”绰号。彭宜辉生平娶妻(民国家谱记载:先后配薛氏、李氏、谢氏、会氏、贺氏(侧黜)、罗氏)其谢、会氏系湘、赣之人前者只活16岁,后者20岁。  “彭金娃娃” 面善慈祥,对人言语柔绵,仪态温文尔雅,“彭金娃娃”在京城接受过”高等教育“,算是个读书人,学府五车,谈诗论经江南杳人能敌,一手好字湘蜀有名,早年曾做过湖南宜阳县令,他做县令时判”斩立决“湖南宜阳县竟无杀人的刽子手,由此他从家乡带去了狗腿子黄玉怀,专为行刑刽子手人称宰把手的黄玉怀专门替“彭金娃娃“杀人。黄玉怀武功高强有力敌万夫之勇,百步穿杨之枪法令土匪闻风丧胆,此其人心比炭黑人见之如遇魔鬼一般,唯恐避让不及,他一生未婚跟随“彭金娃娃“前后专营杀人的勾当,杀了多少人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黄玉怀心歹毒世上难找第二,“彭金娃娃”死后多年,他独自昧着良心倡坟盗取葬品并将主子的骸骨抛于岩下,人道上苍有眼,令他孤独的死于暴病。
        “彭金娃娃“还是个多才多艺的才子,他爱好中医,医道精湛,只很少给人把脉。他还是川剧玩友,家里有戏班。龙船调、亚亚戏的传承与其有不解的渊源。他 对雇工家佣、石课农家总是厚待宽怀,不以苛刻,佃农最喜做他的庄稼。每年有拯灾慈善义举,年关还施济腊米予贫困人家,在老城的十字街的药号不收贫困患者的药费,全县有口皆碑,故人们亲切的称其为“辉老爷”!但内心的狠毒远超常人,众人难识其面善背后的心机,他谈笑中可取人性命,他杀人之技巧非常高超从不露声色,他一诺千金的性格从不食言和反悔,同枕共寝的妻子也在所难免。传说 “彭金娃娃“一生娶有九个妻妾,他的六姨太人称”余“太太是个下江人,有江南特有美女的气质,温文娴熟,彬彬有礼,且琴棋书画无所不会。 “挹芝轩”修缮庭园,一块巨石众人使尽全力,吆喝的号子震天撼地就是拉之不动,众人见其余太太一个纵步飞上巨石,纤细的尖尖脚点着石头,合着节拍唱起一曲乡间风流小调,众人喜悦心花怒放,在喜乐中力量倍增,顿将巨石搬动砌好。  “彭金娃娃“见之惊愕不已,面如土灰心里惦念到:多年共枕同眠的妻妾隐藏之深,竟然不知其柔弱的身姿有着万夫不敌的武功,在其家中那还不得称王称霸呀!早晚得死于妻子手中!数月之后,余太太应邀他人晏请乘轿归来至家不远处马轩大路时便放松了警惕,刽子手黄玉怀潜伏草丛中窜出举枪对准轿子一怔狂射至弹尽,可怜的余太太死于异乡作了他乡之鬼。众人皆知是 “彭金娃娃“唆使其黄玉怀所为只不敢应声罢了!“彭金娃娃“五十多岁时还娶了二墩街上鱼龙村18岁的贺家小妹,贺家上人不幸在腊月二十边上去世,由于日子不好只得等腊月三十这天埋葬,由于是亲家没在意忌讳,乘帮工前年回家前赶去还“彭金娃娃“家的龙杠(灵杠),这还得了哇!腊月三十还龙杠天下无此理,当即找贺家讨说法,一纸休书便休了贺家之女,让贺家从此在二墩街上抬不起头了!家谱记载为:侧黜。
        “彭金娃娃“妻妾成群,纵有钢铁之身也难以承受声色犬马的荒淫无度。他便自己这调制补肾壮阳的“人参鹿茸丸”晒至屋顶,一日盖瓦匠在他家房顶捡瓦看见后料知是大补药,便偷吃几丸顿时下体发威,午时僱人喊其“老师傅!下来吃饭哟!”盖瓦的工匠怕露馅,那敢下来!同行得知原委后全都戏谑他“老师傅!下来吃饭哟!”打这时起,云阳人喊“老师傅”便回答的是:“我不是老师傅,我是盖瓦匠”。喊老师傅之称便是叽讽嘲笑他人出嗖相!
       “彭金娃娃“卒于宣统元年,大文豪郭文珍为其写铭后两句话为“吾知幽灵其不泯兮 泪化湘江之竹 而魂返蜀山之云!” “彭金娃娃“的庄园“挹芝轩”(一只靴)财产解放后被没收,分食于贫下中农,部分房产成为马轩小学校舍(凤鸣完小)80年随着学校的搬迁撤毁,玄孙数代居于偏远的岩洞,躲避了众人的视线,才得以健康的活着到今天。
          “彭金娃娃“的孙子国民党军人在战争中成为瘸子,解放前夕逃到台湾,改革开放后曾回老家寻其后人。

                                                                                                                                       (初稿中的初稿)于 2017年4月16日


Copyright © 2011-2012 世彭总会 联系QQ:2498028108 联系人:永剑 E-mail:pyj@worldpeng.cn
彭氏交流群一: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二:世彭总会   彭氏交流群三: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一: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二:世彭总会   在线客服三:世彭总会